天才阿尔沙文给中国父母的一点启发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11-10 00:56

天才阿尔沙文给中国父母的一点启发

2018-11-09 20:36来源:有马体育足球/罗斯/阿森纳

原标题:天才阿尔沙文给中国父母的一点启发

阿尔沙文退役

得知安德烈·阿尔沙文正式宣布退役,我的第一感想就是:这老家伙难道还在踢?

毕竟,这位俄罗斯老沙皇已经年满37岁了。

本周末,阿尔沙文将迎来告别战,其效力球队凯拉特将为他举办告别仪式。

这是一支名气远小于球员的俱乐部,我查询了一下,位于哈萨克斯坦。

阿尔沙文职业生涯中有好多处高光时刻:2009年2月,阿尔沙文以破队史纪录的1500万英镑转会费加盟阿森纳;同年4月22日,阿尔沙文在安菲尔德上演大四喜;2008欧洲杯1/4决赛,阿尔沙文一传一射吊打荷兰。

作为阿森纳球迷,印象中的阿尔沙文是一个骨子里自负高傲、足球理想高蹈的球员。

轻狂年代的阿尔沙文曾直言不讳地表示,没耐心和“猪队友”进行团队磨合:“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队友想干嘛。不过,也不能总怪他们,我也要(为自己太强)负上一些责任。”

“我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,但这些行为都不是故意装出来的。我只是听从内心行事。”

阿尔沙文是一个盘带和口才都很犀利的足坛怪杰。英国媒体特别喜欢逗他聊天。因为他说着说着一扬脸盘就把自己架设成了一尊高射炮。他曾炮轰温格守财奴一般的引援政策。“我们今年夏天必须要买入,球队现在不仅仅需要购入那些拥有潜力的未来之星,还要买两三个像我这样已经成名的球员。如果阿森纳希望赢得什么的话,他们就必须这样做。我已经厌倦了周而复始的等待。”

后来,阿森纳队内要求他对英国媒体收声。但他不说话会死,于是“曲线发言”,只对俄罗斯的家乡媒体发表炮声隆隆的演说。英国媒体一看全乐了,次日便通过俄文翻译将采访内容全文照登。

这把老派教练温格给激怒了,直接把阿尔沙文打发回老家。这倒好,俄媒长途连线时所产生的电话漫游费也省了。

即便如今早已远离了足球中心版图,老炮儿在哈萨克斯坦仍远程发炮:“阿森纳拥有同一个主教练已经很久了。全队的好坏,都取决于温格的个人观念。我不知道这种保守,是不是已经成为了俱乐部发展的障碍。

每当看到阿尔沙文在专访中照腰眼儿答、像匕首般直插问题要害,我就会穿越地想:要是把阿尔沙文搁中国,他也会成为足坛一哥吧,也会成为另一口“大炮”吧。

我阅读过一期有关阿尔沙文的专访,讲述了他的职业足球学徒工生涯。阿尔沙文出生于1981年,七岁进入圣彼得堡泽尼特足校。那时候的足球青训理念重成绩轻育才、重团队轻个性。阿尔沙文回忆说:“足校教练让我注重团队配合,瞬间触球,可我偏不,我就是喜欢盘带。”

由于阿尔沙文球风叛逆,他一度成为足校老师最为讨厌的捣蛋鬼。

这位俄罗斯球星如今还记得:“有一次我把墙上的登记表给撕了。我经常和老师吵架,因此被赶出了学校。”

但阿尔沙文的母亲始终坚信,儿子天生是块踢球的料,甚至笑言儿子是“先学会了跑,后来才学会了走”。

这位倔强的离异妇女,带着小阿尔沙文努力生活,一度窘迫地睡在狭小公寓的冰凉地板上。

在妈妈的力挺之下,小阿尔沙文始终秉承着“吃独食”的风格,珍视着这一超凡的足球天赋。阿尔沙文曾自信满满地回忆说:“从我七岁第一天训练开始,我就拥有这些(足球)天赋,我发觉踢球真的很容易。我相信我的天分,我的技术——这是天赐的。我所要做的就是全部保留下来,而不是在球场上埋葬这些才艺。”

小阿尔沙文从此更加热爱盘带,也深爱着独自“盘带”拉扯自个儿长大的妈妈。我在他的专访中读到了这句如遭电击的话:“小时候我想娶我妈。”

这“直截了当”地展现了阿尔沙文的性格特质——“直截了当”。

长大后,阿尔沙文依然背靠天赋吃饭,“我是个懒人,我不爱拼命训练。博尔特也不爱训练,但一次比一次跑得快。”

时至今日,阿尔沙文依然是当今足坛知名度最高的俄罗斯球员。并且,暂时还看不出哪位俄罗斯球员的声名可以覆盖掉他。

阿尔沙文用个人成就证实了一个道理:个人不是组装零件,组织也不必将每个人打造成同一款型号的螺母。

遵循上世纪东欧足球青训中重视战术素养和团队精神的训练模式,不知有多少阿尔沙文因坚持走自己的个性化道路而被盖上“训练态度不端正”的邮戳打道回府。

因此,阿尔沙文是幸运的。

球迷也是幸运的——得见足球版本“天才樱木花道”的妖魅与写意。

当然,我们更需要感谢的是阿尔沙文的妈妈,感谢她对儿子无条件的包容与信任。她从未对小阿尔沙文表达过失望,更没有在半夜咆哮:

“这道题老师是怎么教的,你为什么记不住!”

“什么关系?啊?到底什么关系啊?互为相反数啊!”

部分图片来源:东方IC

“有马体育”原创,内容转载须经授权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