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线丨GGV李宏玮:长期看好流利说,GGV已下单增持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9-27 22:59

李宏玮(右二)与王翌等在纽交所敲钟

腾讯《一线》作者 王潘

9月27日,中国在线英语教学企业流利说正式登陆纽交所,股票代码“LAIX”,开盘价16美元,较发行价12.5美元上涨28%,市值超过6亿美元。

招股书显示,流利说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上半年的营收分别为1233万元、1.65亿元(约2544万美元)、2.32亿元(约3510万美元)。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上半年的净亏损分别为8916万元、2.42亿元(约3731万美元)、1.82亿元(约2752万美元)。

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(Jenny Lee)是投资流利说最早的投资人,并且先后领投了流利说的Seed、A、B、C轮融资,一路见证了流利说的发展。

GGV在教育行业的投资布局包括小步教育、作业帮、流利说、小站教育、吾好科技/皮皮鱼少儿英语、理优1对1、考拉阅读等项目,这些项目都是由李宏玮主导。

李宏玮曾领投海辉软件国际集团、世纪互联、兆日科技、YY并成功帮助它们上市。她也通过收购合并,完成了多项退出,其中包括了UCweb、U51、易才等项目。此外,她也担任英语流利说、 作业帮、小站、盈盈、亿航无人机、小牛电动车、Keep、Clobotics等创新型公司的董事会成员。

李宏玮在与腾讯《一线》对话时说,过去十年中国教育领域的创业可分为1.0、2.0和3.0,1.0是类似新东方和好未来这种做线下场景的教育公司,2.0是类似VIPKID这种将老师资源搬到线上的公司,3.0是利用技术手段做教育的公司,而流利说就是教育3.0的代表性企业。

“流利说有8000多万注册用户,到今年秋天,有100多万的付费用户,他们只花了不到三年的时间。如果你对比新东方,他们花了15年才达到100万的付费用户。好未来好像花了11年还是12年达到100万的付费用户。”李宏玮说。

李宏玮透露,流利说IPO只是第一个里程碑,GGV很看好流利说的长期成长,不仅不会在上市之后马上退出,而且还下单进一步增持了。

以下是李宏玮向腾讯《一线》讲述流利说的成长故事:

我应该是王翌在国内最早见面的机构投资人。2013年底,那时候他刚好回国,一回来就跟我见面了。在回国之前,我们有个共同的印度朋友曾在谷歌工作,后来在美国创业,他告诉王翌,你回中国一定要找Jenny(李宏玮)聊一下,不一定是要拿GGV的钱,至少可以了解一下中国创业跟融资的情况。

王翌一回来,就先把国内VC行业的人都摸清楚了。他回国之后没有直接创业,是先在广告公司工作了一年,然后就一直探讨他的想法。

2013年的时候,我们当时还没有设立现在专注早期的“Discover发现基金”。我们常规是投A、B轮,他那时刚刚起步,也就几个人,在杭州开始创业。他来到上海我们的办公室,探讨他们的商业模式,他想听我对他们产品定位跟商业模式的一些建议。

因为2013年的时候大家都是PC端转移动端,大部分创业公司的产品都是有PC版本的,才刚刚开始研发移动,可是流利说他们第一个版本就是纯移动端。我还记得王翌要做的就是建立在整个移动互联网崛起的基础上,手机成为一个很好的学习平台。其中手机最核心的就是语音和交互能力,他希望能够打造出一个这样的学习型APP。

那个时候还没有AI,他的APP主要是游戏化,成为一个全移动、游戏化的英语学习的APP。他当时的想法是,学英语很枯燥。之前大家在学语言的时候都是买一本书或者录音带自己练习,但这个练习是没有交互的,没有特别的玩法让你持续有动力去学习,他希望通过移动端可以带动人与人之间互相PK。因为游戏一般就是要打榜,比如看到那个人已经练了十个小时了,我是不是可以再多练两个小时。

其实今天流利说的愿景跟最早是一样的,就是成为一个怎么帮助更多用户更好学习口语的平台,只是为了实现这个愿景,流利说后来所选择的方式与最初有所不同。

2013年的时候,英语流利说平台确实可以给学习口语带来一个新的体验和感觉,我们内部投资它算是一个特例,因为投资他们的时候很早,连团队都还没搭建,那时他们从杭州要搬到上海。

他们有三个合伙人,王翌、胡哲人还有林晖。林晖以前也是谷歌的,是语义科学家,他那个时候还没搬过来,还在美国办理离职手续。胡哲人也是海归,之前在美国创过业,后续也回国来创业。所以他们三个开始的时候是王翌和胡哲人,第三个加入的是林晖,王翌把他从美国找回来的。

王翌当时给我的感觉,是一个标准的产品经理,更多是他的激情是有感染力的。他的激情是讲述他的产品,他想做的事,他想改变的事情,怎么去体现产品的一些功能,我觉得我印象可能最深的是在这块。

这么多年走下来,前面三年更多是打磨产品,然后积累用户,积累语库,也就是2016年前后他们觉得可以产品化了,才开始着力产品化,大家才看到今天的懂你英语,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。

流利说的融资是比较顺利的,这个团队有一个特点,他们是靠产品跟口碑打出来的,不是靠市场的投放。他们用户的获取成本比较低,相比其他的APP公司,他们其实没有花多少钱,都是靠口碑。所以公司的融资其实都很顺利。

王翌在拿捏融资节奏时也是做得比较好的,王翌对他的投资人的选择也是有要求的。每一次公司想融资的时候,他会说我现在的投资组合是什么样,下一个投资组合期望哪些投资人,他会定向去找基金和人。

我们跟创业公司的交流,其实关系是很好的。我们一旦投资肯定是愿意跟创业者一起成长,然后一起打造这个公司的未来。流利说早期,王翌招高管的时候都会给我打电话,比如问我怎么奖励他们,或者整个组织架构怎么去搭建。因为我们是从最早期,就是流利说成立的时候就进入了,那时候公司10个人都不到。

我觉得投资真的不只是投钱,要做好投资一定是我们对他们的产品,对他们的人,对他们的愿景和梦想是认可的。重要的是,我们怎么在发展的路上能够起到帮助的作用,我们应该为他们做一些事。

流利说其实一直都发展毕竟顺利,因为它的商业模式是前所未有的。很多初创公司最大的困惑在于商业模式,就是苦恼于怎么赚钱,流利说也不例外。放眼全世界,流利说也没有一个可比的,所以就需要赶紧试错,一旦觉得踩到对的方向就增加马力把它深化。

十年前看教育,那个时候的教育是1.0,做线下教育场景,都是办学校,搞内容。那个时候因为能赚钱,没有人想怎么颠覆这样的商业模式。那是教育1.0,现金流可能很好,但是规模化一般会因为缺老师或者场所有限,就遇到天花板了。当然也有企业已经长得挺大了,比如新东方和好未来。

接着我们也看到教育2.0,就是这些创业企业不要学校,把老师带到线上,所以也成就了一堆像VIPKID这样的公司。教育2.0是运营驱动,不是技术驱动。只是运营会更有效,可是老师还是一样的。3.0能够做到的事情是,我连老师都能够替代。所以,我觉得这个市场很大。

最近两年,大家看到了教育领域开始出现教育3.0,其中代表性的公司就包括英语流利说做的交易+AI。教育3.0是通过技术的手段,去重构教育不一样的体系,在学习、考试、练习各方面,每一个流程都是可以用技术去取代的。真正做出了一个AI教师,所以肯定会吸引更多的技术型创业者尝试这个领域。

流利说火起来之后,我们也开始看到,市场上出现用来学数学的“流利说”,听音乐的“流利说”,学乐器的“流利说”,我还听说过应试教育的流利说。

上市对于流利说来讲只是第一个里程碑,因为它是一个2C的产品,希望通过IPO能够让更多消费者更懂他们、知道他们,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。我们投资的时间都不长,所以是看好他们上市之后能够有更好品牌的带动,带来第二阶段的成长。

衡量一个公司好不好,更重要是看他的未来有没有潜力。我打个比方,流利说大概有8000多万用户,到今年秋天,大概有100多万的付费用户,他们只花了不到三年的时间。如果你对比新东方,他们花了15年才达到100万的付费用户。好未来也花了10几年达到100万的付费用户。所以流利说不是一个传统的教育公司。它更多是一个互联网平台的公司,有多少个教育公司有100万付费用户?

我们GGV是很看好流利说的长期成长,上市之后我们不仅不退出,我们还下单增持了,不是嘴上说说而是真金白银地投入,这个他们的文件已经公开披露过了。

【一线】为腾讯新闻旗下产品,第一时间为你提供独家、一手的商业资讯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